抚顺资讯

抚顺一家庭团聚一夜后 12岁男孩再次出走

【导语】:抚顺12岁男孩小叶(化名)离家出走,喜欢打游戏上网。最近半个月住在抚顺南站附近的快餐店里,捡别人剩下的东西吃。记者协助民警找到他的生父,父子团聚。

  

  昨日,父亲高洪把小叶的衣服整齐地叠放在一起。

  抚顺12岁男孩小叶(化名)与父亲相聚一夜后,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,没有带走一分钱,再一次走进了他想要的“世界”。

  记者多处寻找,截至发稿时,小叶的父亲说,孩子仍未回家。

  这是他第几次离家出走,父亲也无法记得清。

  回家后想谈心“问十句也不吭一声”

  “什么?又走了?”电话那头传来小叶的父亲高洪惊诧的声音。

  昨日中午11时许,记者通过电话再次联系上正在工地干活的高洪,根据高洪提供的住址,在抚顺市新抚区五道街小叶的住处,记者多次敲门,里面却没有人回应。

  当天早晨7时是高洪与儿子见到的最后一面。高洪说,下一次见面又不一定是什么时间了。“孩子的状态看上去还行,没有什么异常,但就是不说话。我和他谈心也不吱声,问他问题也没有回答,和他讲完道理,他翻了翻眼睛说‘没记住’。”高洪说完,叹了口气。

  高洪回忆,“12月3日,从派出所把孩子接回家的那天晚上,孩子的脏衣服全部扔掉,在家洗完热水澡后,本来想给他做打卤面吃,孩子不听话,问十句也不吭一声,面也没下,最后就着卤子吃的米饭。”

  单身父亲打工养家“实在是没办法了”

  寻找小叶未果,下午1时许,记者随同高洪回到家中。这个仅有40平方米的单间里设施简陋,但屋子里整洁,被子叠得整齐。“每个月500元的租金,虽然面积不大,但足够我和儿子住在一起。”高洪习惯性地找了找儿子,发现早晨叠好的衣服被翻得凌乱,放钱的抽屉里也有被翻过的痕迹。高洪叹了口气,“走就走吧,我实在是没办法了。”

  高洪靠在工地打工养家,每天要工作近10个小时。听说儿子再次离家出走,高洪没来得及换身衣服,身上还残留着在工地里干活留下的灰土。

  说起孩子哽咽了“婚姻失败连累孩子”

  高洪表示,当年妻子说去山东打工,一去就是三年,也失去了三年的联系。儿子不到1岁那年,两人离婚,孩子的抚养权归母亲,但实际孩子与姥姥在一起生活了将近7年。“孩子8岁那年,他妈妈改嫁到沈阳,把他接到沈阳生活了三年,儿子总说被继父打骂。去年9月份,我把儿子接回抚顺,和我一起生活。但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,孩子数次离家出走。”高洪说。“我打过他,没有别的原因,就是因为他偷钱。”高洪说,“他妈妈改嫁后又生了个女孩,所以对小叶的关心也不是很多,甚至不管他。在他与妈妈生活期间,我就听说他偷钱,偷完钱就往外跑,就因为孩子的事,沈阳北站派出所我也去过,没办法。我的婚姻失败了,但受连累的是孩子,我想给他好的生活,可我现在实在是没办法啊。”

  去年冬天,高洪在抚顺一处工地打工,靠干些零活挣工资。“儿子和我在一起,老板发给我500元的工资,我怕弄丢,告诉儿子把钱揣好,等爸爸下班了带你去吃火锅,想吃啥就点啥……”高洪哽咽了,眼泪始终在眼眶里打转。

  可没想到小叶拿着这500元跑了……

  对话父亲

  “我要崩溃了”

  孩子

  回到家后的第一反应是什么?

  高洪:他都已经习惯了。没有太多的反应,说话也不吱声,我把从他兜里翻出来的游戏币扔了。今早走的时候我还告诉他在家好好等我回来,根本留不住。

  今后有什么打算?

  高洪:我都要崩溃了。让他上学也不去,我也不能把孩子锁在家里,真要有什么事后悔都来不及。回家后我和他谈心,给他讲道理,他根本听不进去,不是一次两次的了。

  专家观点

  孩子没有精神寄托

  辽宁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所长张思宁表示,由于父母离异,孩子没有精神上的寄托,对生活产生了绝望。单一的母爱或是父爱都不是完整的,所以孩子的生活会出现断裂的现象,又没有更好的沟通,导致恶性循环。如果孩子回家只是为了拿钱,长大后的犯罪率极高,应当做心理矫治。

手机访问 抚顺本地宝首页

相关推荐 孩子沉迷打游戏 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本地宝郑重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本地宝无关。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述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本地宝对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,请网友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企业文化 | 广告服务 | 广告价目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诚聘英才 | 法律顾问 | 意见建议
本地宝 BENDIBAO.COM 汇深网 版权所有 2006-2018 ICP证:粤ICP备17055554号-1
扫描抚顺本地宝二维码